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警钟长鸣

甘当“保护伞”的法院庭长

发布时间:2018-07-03 15:29

2018年春节前夕,一则消息为安徽省无为县群众带来了岁末惊喜——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周帮海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上诉案公开宣判,周帮海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成员均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个黑社会组织覆灭的背后,是庇护该团伙的“保护伞”——无为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原副庭长吴业平的落马,他被纪检监察机关予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被司法机关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没收赃款并处罚金共四十九万元。

说起“海老大”周帮海,在无为县可谓凶名赫赫。就连中央电视台《法治在线》前年报道过的无为黑社会头目邢朝刚,最早也只是周帮海手下的马仔。从法院判决书看来,周帮海等56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近20年的时间里,为争夺经济利益和黑道名声,多次与其他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发生火拼,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造成1人死亡、2人重伤、16人轻伤、多人轻微伤。

当地公安机关曾多次抓捕该团伙成员。但让人不解的是,这些黑社会成员往往不论犯罪情节轻重都被县法院判处缓刑,没几天就被放出来继续招摇过市。种种迹象表明,周帮海团伙背后很可能存在“保护伞”。2015年10月,芜湖市公安局在无为县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一举端掉了“海老大”涉黑团伙。周帮海交代,无为县法院刑庭原副庭长吴业平多次收受周帮海好处,为其提供庇护。

据周帮海供述,随着国家打黑除恶力度越来越强,他时常感到恐慌,开始主动结识本地公职人员,寻求关照庇护。“我和吴庭长是2007年左右在饭局上认识的。”周帮海讲到,当时吴业平只是普通科员。直到2011年手下几位马仔犯事面临庭审,周帮海才想起了这位“吴法官”。此时的吴业平已“身居要位”,主持县法院刑庭日常工作,周帮海开始对吴业平重视起来,想方设法拉拢、请托。

在周帮海眼里,这位“吴庭长”也确实有能量。2011年10月,周帮海为马仔吴克任犯下的两起寻衅滋事、两起故意伤害案件,向吴业平行贿2万现金请求轻判。在“吴庭长”的操纵下,虽然这四起案件情节严重,仍被判处缓刑二年。事后,吴业平还向周帮海打电话邀功请赏,“像这样的案子被判缓刑,在法院还从来没有过。”

2011年至2013年,周帮海为其组织成员吴克任、夏叶飞等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案件,以及其控制的赌场、传销等多起案件向吴业平请托关照,先后共行贿近14万元。对此,“吴庭长”一律来者不拒、有求必应,每次请托一万两万不嫌多,五千八千也不嫌少,无论在办公室、饭桌上,还是在散步时,吴业平有礼就收;无论案件性质情节是涉黑、涉赌,还是涉黄,他全然不管,只要给好处就敢办。

曾经手握法槌的法官为何一步步堕落成被审判的对象?

从主观原因来看,纪法意识淡漠,丧失对党纪法规的敬畏是其腐化堕落的根源。随着升迁愿望的落空,仕途受挫的吴业平逐渐放弃了追求。从与社会人士吃顿饭、喝顿酒是无足轻重的小节,到滥用职权包庇黑社会成员,吴业平慢慢形成了“权”大于“纪”、大于“法”的错误认知,为人民服务的信念防线完全坍塌,最终走向违纪破法的深渊。

从客观原因来看,基层法庭审判长自由裁量权过大,同时监管不力,是吴业平以权谋私的关键症结。吴业平主持刑庭日常工作期间,案件分配、裁决量刑都由他一言以断。法院分管领导往往只注重审判结果有无违反法条的“冤假错案”,而对审判过程疏于监管;其他审判员则忌惮于“吴庭长”的职权不敢提出异议,一位曾与吴业平共事过的法院审判员向记者透露,“他是领导,谁也不敢明着反对他。”基于这样的原因,吴业平得以上瞒法院领导,下压同事下属,滥用职权愈加肆无忌惮。

“事实证明,有‘黑’往往就有‘伞’,打黑首先要打‘伞’。”无为县纪委书记黄汇文表示,没有腐败官员充当‘保护伞’,黑社会就难以生存下去。坚决贯彻落实中央纪委二次全会精神,无为县纪委将把治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重点,牵头协调司法部门、公安部门等重点单位,完善监督机制、加强警示教育,铲除腐败滋长土壤,用“扫黑除伞”的切实成效,提高人民群众的安全感与满意度。(《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记者 马直辰 通讯员 李雪原)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